欢迎访问优秀传统文化网!

孔子伦理思想的现代商业价值

国学资讯 2020-11-05 09:1857未知admin
孔子伦理思想的现代商业价值
孔庆林  丁加军
 
孔子伦理思想的现代商业价值,主要体现在四点上:一是以人为本,以人为贵;二诚信经营,童叟无欺;三是义利并取,以义取利;四是富而好礼,仗义施财。这四个方面,集中回答了怎样经商和经商的目的问题。
商业是适应人的需要而产生,并为了满足人的需要而存在和发展的。人类自产生商业行为以后,为了自身利益的需要,曾经走过了一段相互坑骗、欺诈,强者对弱者的奴役、掠夺、甚至把人作为商品而进行买卖的曲折、艰难的过程。近代以来,伴随着人类文明的发展,终于又回到了以人为本,视顾客为上帝的正确轨道上。《孝经.圣治章第九》记孔子的话说:“天地之性,人为贵”,包括商业活动的人类一切活动,只有着眼于人,坚持以人为本,才具有实际意义。《论语.乡党》:“厩焚。子退朝,曰:‘伤人乎?’不问马。”说的是一次孔子家马圈失大火,他知道后,第一句话问伤人没有,这在当时四个人才能顶得上一匹马的价格的春秋时代,足见他对人的重视,也是他“民贵物贱”思想的体现。孔子的以人为本,以人为贵的思想,体现在贵民、养民、教民、民利、节用、均无贫、使民以时、富民等多方面。现代社会的商业管理理论无论如何发展,都离不开以人为本的管理更趋人性化和科学化。实施以人为本的经营策略,这是现代社会赢得企业发展的智慧宝库。企业的成功,一是取决于企业内部的人际关系的协调和团结,二是取决于对消费者的高度负责。这就要求我们在企业内部,要尊重人,理解人,把人当作人,最大限度地挖掘、发挥员工的潜力;对客户、顾客,要以他们满意的程度来衡量服务标准,其境界在于商场上不是卖什么,而是帮助顾客买什么,就是要千方百计让顾客用最少的钱,买到最需要、最合适的商品。这就要求我们商务活动的全过程都必须以顾客满意为指针,都从顾客的角度而非企业的角度来分析和运筹。
孔子的诚信思想,为儒家的“五常”(仁、义、礼、智、信)之一,包括《论语》、《中庸》在内的儒家经典,多处见有孔子论诚信思想的记载。做人讲信用,被孔子强调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。一部《论语》,光“信”字就谈及38次,其中24次是集中体现了“诚信不欺”的意思。孔子说,“人而无信,不知其可也”。在《论语.颜渊》篇里他甚至说:“自古皆有死,民无信不立”,把讲信用看得高过生命。商业文明有两个重要标志,一是完备的法制,二是诚信经商,童叟无欺。近些年来,由于信用的严重缺失,礼义之邦的大国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尴尬。中国企业联合会雇主工作部主任刘鹏在“2006年诚信兴商宣传月”新闻发布会上说,中国企业每年因为信用缺失而导致的直接和间接经济损失高达6000亿人民币。中国企业联合会完成的《中国企业诚信状况调查报告》显示,企业正受到多种失信行为的困扰,主要包括拖欠款、违约、侵权、虚假信息、假冒伪劣产品等。据不完全统计,目前中国国内企业每年因为逃废债务造成的直接损失约为1800亿元,企业“三角债”达上万亿元,由于合同欺诈造成的损失约55亿元,由于产品质量低劣或制假售假造成的损失约2000亿元。面对这样一个无序的经济环境,把孔子的诚信思想引入商业活动的全过程,这对于恢复中国商业环境在国际上的形象有着极其重要的意义。诚乃商德要旨,商场上做事,挣钱易,挣信誉难。诚者,做人之本;信者,经商之道。
从商是为了赚钱,因此,求利活动就成为从商的天经地义的行为。但是怎样赚钱,道不同,所折射出的人格也不同。有的人为利而利,穷得只剩下钱了。孔子尊重人性,并不反对利,反对的是“见利忘义”。他说“富与贵,人之所欲也”,但他同时说“不以其道得之,不处也;贫与贱,人之所恶也,不以其道得之,不去也”(《论语.里仁》),面对物欲,要做到“欲而不贪”(《论语.尧曰》),他认为“不义而富且贵,于我如浮云”(《论语.述而》)。孔子提倡要“见利思义”,“义然后取”(《论语.宪问》)。孔子义利并取,以义取利的思想,是我们商业活动中选择正确求利行为的坐标系值。
道德践履的表现在于自己富了后要慷慨解囊施人。《礼记.儒行》记孔子的话“分散者,仁之施也。”意思是分散私财,是仁的施予。他还说:“独富独贵,君子耻也”,“夫富而能富人者,欲贫而不可得也;贵而能贵人者,欲贱而不可得也;达而能达人者,欲穷而不可得也”(中央民族大学出版社1998年版《孔子》2001页)。意思是说,如果自己富裕、显贵之后,能尽心接济他人,帮助别人摆脱贫穷,那么就不会使自己变穷变贱的。这就是孔子“贫而乐道,富而好礼”(《史记.仲尼弟子列传》),仗义施财的思想,也体现了他一贯倡导的“义以生利,利以平民,政之大节也”、(《左传.成公二年》)“因民之所利而利之”(《论语.尧曰》)的主张。在《论语.雍也》篇里他说:“己欲立而立人,己欲达而达人”,孔子认为如果一个人想显达,也应推己及人,帮助他人显达。在《论语.颜渊》里则提出“君子成人之美,不成人之恶”的要求。他对尧舜“博施于民而能济众”推崇备至(《论语.雍也》)。所有这些,都源于他的“仁者爱人”的爱人思想。《孟子.尽心上》载孟子的话说:“穷则独善其身,达则兼善天下。”因此,“经世济民”、“乐善好施”、“为富而仁”、“仗义疏财”,就理所当然地成为现代商人重要的文化内涵。他们经商,都有一个明确的目标,那就是为民族的复兴,国家的强盛,贡献自己的力量。基于这样的目的,他会们把赚取的金钱,毫不吝惜地反哺于社会。穷时“位卑未敢忧国”,富了“达则兼善天下”。
在《论语.泰伯》篇里,孔子说了这样的话:“邦有道,贫且贱焉,耻也;邦无道,富且贵焉,耻也”。在太平盛世的今天,无论从事何种岗位、职业的人,都应该尽自己所能,为社会创造和积累财富,不仅使使自己富起来,同时富而好礼,仗义施财。
 
 
注:刘鹏2006.9.1《都市晨报》。
徐州 中石化 管道公司 报社 孔庆林(中华孔子学会会员,世界孔子后裔联谊会副秘书长)
丁加军 中国孔子基金会学术部  济南市舜耕路46号中国孔子基金会

优秀传统文化网 Copyright @ 2011-2020 优秀传统文化网 版权所有 

本站部分信息来自互联网,如果您认为本站有侵犯您权益的内容,请及时通知我们,我们会作出适当的处理。

E-Mail:2087304673@qq.com 合作QQ:2087304673